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析美文 > 正文

笔蘸鉴湖水 腕挟二王风
2012-04-23 10:54: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笔蘸鉴湖水腕挟二王风——记著名书法家兰亭七子梁文斌郑休白(《绍兴日报》资深记者) 披肩长发,满腮胡子,刚刚获得兰亭七子称号的梁文斌,看上去很艺术。但他的个性却不像他的胡子那样张扬,内敛得像一个大家闺...

笔蘸鉴湖水腕挟二王风
 
——记著名书法家“兰亭七子”梁文斌
 
郑休白(《绍兴日报》资深记者)
 
    披肩长发,满腮胡子,刚刚获得“兰亭七子”称号的梁文斌,看上去很“艺术”。但他的个性却不像他的胡子那样张扬,内敛得像一个大家闺秀。一对小而有神的眼睛很纯,就像刚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其实他就是一个学生——刚毕业的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硕士研究生,九月份又即将赴京读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书法博士生。
   尽管他已经40岁了,尽管他已经在书法的道路上前行了30多年,他都没法改变这种“纯”。我想也正是因了这种“纯”才成就了他的书法艺术走向另一种“纯”——不掺一点浮躁的典雅,幅幅洋溢书卷书和儒雅味。
打开梁文斌的博客,扑面而来的也是典雅,扬帆乌篷,远山淡影,写意民居,绍兴几个经典文化元素被他组合成一幅无字的诗,有韵的画。看了很舒服,就如看他的字,很有一种“意蕴”。
        细看他的博文——《几人能得云间韵》、《一睹藏真二律公 》、《肚痛”一帖话“张颠”》、《食鱼食肉释怀素》……或抚卷品书赏文,或研帖析字悟道,句句是夜静更深的心灵独白,沉静得能听到他的心跳。读着这样的文字,似乎看到那种“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的情景。
       再观看他放在博客上给中国美院继续教育学院书法专业学生上课的录像,可谓一场笔墨独舞,时而如探戈般曼妙,时而如劲舞般快捷,二王行书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是的,梁文斌对“二王”已烂熟于胸。上千遍的临帖,无数次的逐字打磨、片断琢磨,让他常常反躬问己:入得“二王”,还能出得“二王”吗?书法的历史意义、时代价值是什么?怎样才能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书法家而不是有名无实的“书匠”?
       第27届中国兰亭书法节开幕前一天,第二届兰亭雅集42人展“兰亭七子”评选的学术答辩席上,梁文斌就“二王书法流派与中国书法史序列”论题,侃侃而谈,指出“二王的发展史,就是中国帖学的发展史。”专家问:“你认为当代人学二王与古人学二王有什么不同?”梁文斌指出三个不同,其中一个就是心态不同,古人不功利不浮躁,当代人功利、浮躁。可谓切中时弊,一语中的。
      4月19日,站在兰亭景区王右军祠“兰亭七子”颁奖现场,梁文斌的内心依然十分平静。30多年来,他无数次来过右军祠,那天却是第一次以“兰亭七子”的身份与王羲之面对面,一丝欣慰掠上心头。
      梁文斌并非书法天才。是家学、兴趣加静心、刻苦、悟性最终成就了他的书法艺术。
梁文斌的外公是新昌回山镇的私塾教师,且因写得一手好字而名闻乡里。小时,每每看到外公桌上放着的笔墨,他总要好奇地信笔涂鸦,外公因势利导,教之唐楷。每年春节临近,外公就让他和自己一起为村民写春联。从七、八岁开始帮着研墨理纸到初一开始与外公并肩“作战”,每次总是一写就是五六天上千幅,梁文斌因此历练了胆气,增长了见识。初二时,全镇搞了一次书法比赛,他与外公双双夺魁,分获少年组和老年组一等奖。听着广播里的获奖新闻,梁文斌很有成就感。
进入新昌中学读高中,他又凭借全校书法大赛一等奖进入了校书法兴趣小组。领衔这个兴趣小组的是“海派”嫡传孙正和先生。孙先生乃“海派”著名书法家邓散木、白蕉等的入室弟子。孙老师授之以欧阳询、赵子昂楷法。前者严谨刚劲,后者圆转流美。每周三下午按时交作业,批改,一丝不苟,使其眼界大开,受益匪浅。
1990年,梁文斌考入绍兴师专(绍兴文理学院前身)英语系,选修课顺理成章选了书法。鲍贤伦、章剑深、赵雁君、沈伟诸师亲临授教,由唐入晋,兼习宋、元诸家,篆、草、行、隶、楷,五体皆学。但梁文斌最爱的还是王羲之、王献之,于是用功最深,每天都写,最多时,一天要写十多个小时,感觉自己着了魔、上了瘾。后又担任绍兴师专“和畅书法社”社长,习艺日勤,书艺大进。有时写好一个字挂在墙上,自己傻傻地能看上半天,觉得很像,小眼眯成一条缝,开心得了不得。可过二天再看,又觉得不足,于是再练再写。这种韧劲慢慢点醒了他的悟性,让他初窥了“二王”门径。
从好玩到热爱,从热爱到挚爱,从挚爱到感悟,梁文斌与“二王”书法结下了不懈之缘。1990年,在全市大中专书法大赛中,梁文斌力挫群雄,一举夺冠。
毕业后回家乡执教,1994年因绍兴市少儿艺术学校之聘,专职书法教学。期间,教学
相长,参加了全国、省市级等各类书法比赛并屡获大奖。先后加入了省、中国书法家协会。教导的学生书法作品也屡屡在全国获奖,被评为全省书法教育先进个人,绍兴市“名师”,越城区“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
但梁文斌并不满足。2003年,他毅然决然赴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首届研修班学习。导师王冬龄先生看了他的作品后说,整体审美趋向非常正道,看得出你已学到二王的精髓。但要形成自己的风格,还得从与二王相反的风格上学。一语道破玄机。梁文斌终于明白,这正是一条自己多年来苦苦追寻的入于二王,出于二王的途径。于是遍临名帖,博采众长。
梁文斌喜欢看武打片,学过太极;也喜欢看古典诗词、听音乐。他发觉武打的内在精神与书法竟如同一辙——都崇尚一个“道”字和“悟”字。而太极的刚柔相济、节奏感和韵律感,又与书法十分相似。同时,书法也是一种音乐,一种充满诗性和诗情的音乐。于是他眼中的武打、太极、诗歌,他耳中的音符,都会幻化成了腾挪跳跃、充满生命激情又意韵无限的书法。
每次,写得不顺手时,他总是毅然搁笔,读读唐诗宋词,听听音乐,从中找些灵感。有时进入苏东坡说的“无意于佳乃佳”的创作最佳状态,便点起一根烟,倒上半碗酒,在袅袅烟雾中,在半醉半醒中品味书法作品中各式“武打”、“太极”、“诗歌”、“音乐”生发的玄妙。
每天晚上必写书法,这是梁文斌30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有时,写得忘了时间,书痴成疾,“得意忘形”。一次秋夜,他与同宿舍的同学一写写到凌晨二点,写得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便脱了鞋子,沿着西湖走了二个小时,边走边吼边打手势,弄得城管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情形,很容易让人想起魏晋风度。
2008年,梁文斌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导师陈大中的一句“帖学要向碑学,可从篆隶当中吸取更多的东西”再次让他心头一亮。他开始把“二王”放在中国书法史的坐标系上进行考量,从“二王”行草中察看篆隶篆刻的痕迹,又从篆隶篆刻中反观“二王”行草的因子。这一比较,让梁文斌一惊,原来看似完全不同风格的书法都有着相同之处。比如字的造型,都追求一种变化,追求一种金石气,追求一种内在意韵。
接着他细分“二王”书法风格,发现“二王”书法除了飘逸、流畅、潇洒、典雅一路,还有深厚、雄强、质朴一路。而就自己的个性气质,似乎更适合典雅一路。不断学习,不断阐悟,不断舍取,不断提高,梁文斌的书法渐渐形成了飘逸潇洒的意韵和淡远空灵的气象。
而在梁文斌那合乎法度的用笔中,我们总能看到一种骨格清奇的书卷之气,一种内涵厚深的文化意韵,一种典雅高贵的精神气质。你能从他的点横竖撇捺中找到动与静,俗与雅的和谐统一。你能从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的创作情感,思维走向,审美把握,从而与他的笔墨线条发生强烈共鸣。
我们从梁文斌的行草书中,既能看出“二王”行书的精髓,又能体味到晋唐草书的韵味。点线之间,行云流水,尽显风流;方寸之间,汪洋姿肆、纵横捭阖。圈看一字,恬然秀俊、奇态横生、骨丰肉润;连片成章,大气磅礴、旷达淡雅、意境高远,浑然如一幅水墨图画,却给人一种诗性的温暖和音乐的美妙。
去年梁文斌连获浙江省陆维钊中青年书法大展金奖和沙孟海奖全浙书法大展金奖;今年,又连获《书法》杂志全国“书法百强榜”十佳;中国美院E.LAND优秀创作奖学金;中国美院林风眠奖学金;第十届全国书法展最高奖等。
目前,已确立了自己书法创作风格的梁文斌,希望自己在二王的行草基础进一步凸显自己的书法个性。他的硕士论文《行草书斗方创作的形式研究》亦从书法本体——书法的形式内容,阐述书法的“道”和“意”。而作为已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书法创作方向博士的梁文斌,将结合自己的书法创作实践,建立自己的理论框架。
 
          
 
 

相关热词搜索: 鉴湖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山阴道上梁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