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析美文 > 正文

山阴道上梁文斌
2012-04-23 11:02:2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山阴道上梁文斌——梁文斌书法解析廖永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名师之授,名校之行梁文斌,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从小就在善书的外祖父的启蒙下临习唐楷,培养兴趣。上中学时,文斌有幸结识有书法海派嫡传之...

山阴道上梁文斌

——梁文斌书法解析

廖永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一,名师之授,名校之行
     梁文斌,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从小就在善书的外祖父的启蒙下临习唐楷,培养兴趣。上中学时,文斌有幸结识有书法“海派”嫡传之誉的孙正和,在孙老师的教诲下由兴趣的培养上升到对技巧的训练。中学毕业后,文斌考入绍兴文理学院英语专业读大专,又有幸得到该学院教师鲍贤伦、章剑深、赵雁君、沈伟的教导,书法技巧学习由唐法转入晋韵,开始真正的探视二王庭堂的行程。一行行小行书让他在大学同学中明显地技高一筹,被同学们推举为学生社团“和畅书法社”社长。大专毕业不久,文斌又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首届研修班,得到了王冬龄教授的亲睐。几年后文斌再度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读硕士,受到陈大中教授的指导,从理论上钻研困惑他书法创作的一些难题。
    可见,文斌一直行进在慕“名”之路上:拜师拜名师,上学上名校,临帖临名帖,创作创名作。起步有名师指导,入门正;研习有名帖可临,能师古;读书有名校可上,宜贯通。学院教育风格在他们的理念和作品中有较好的体现,这就是系统性学习、技术性解析、融通性发展。
 
二,名帖之育,名作之求
    从他的成熟作品看,体现来路最多的也是二王。二王中,最初容易吸引人的是毫端的小技巧、小意趣,最终持续打动人的是字里行间的大气象、大雅正。二王的成功作品,就是在较小的尺幅里把完备的小技巧进行最佳组合,显示正儒雅正大的气象。经典小技巧,有限尺幅内,组合有意味,孕育大气象,这就是书法的魅力。二王书法,既雅且正,雅趣横生,正大气象,既合乎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又合乎中国文化的审美追求,更合乎每个时代社会秩序的规范,因此,才成为正宗。放眼当今二王风格的名家,五十年代生人有张旭光、孙晓云,六十年代生人有陈忠康,七十年代生人有王义军。梁文斌是全国七十年代书家中二王技巧掌握得较全面较突出的,他的笔下流淌魏晋风流。
    我们有根据期待梁文斌能从七十年代书家中更加“出挑”。光是让书法人避不开却又视为畏途的《兰亭序》,文斌就亦步亦趋地通临过上千遍,这还不包括通临之前的一遍又一遍的逐字打磨、片断琢磨。我相信,文斌的“兰亭功夫”对他今后的书法会起到旷日持久的作用。当今书坛,但能以纯粹、地道的《兰亭序》风格来创作长篇作品的书家微乎其微。而研习书法的人,几乎没有不临摹《兰亭序》的。这个现象引人深思。文斌的创作,笔法内容上有二王手札的来历,文字内容上、形式章法上也有二王手札的特点,他有时也写当前某月某日自己的什么事或者什么想法,在风貌上也融进一些现代元素增加章法上的动感,总体上也显现淡远空灵的意韵和雅正中和的气象。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技巧和总体风貌的基础上,他没有单单追求许多人刻意为之的动感,而是还学会了晋韵中一般人不太会关注的“静气”。王羲之在《书论》中明确说过:“凡书贵乎沉静”。表面的动感与内在的静气,表面的静感与内在的动荡,这两组矛盾,在他的创作过程和作品中得到了一定的体现。动感与静气在作品中常常体现为俗与雅的关系。静气是古典内蕴,动感是时尚外观。动得恰当则活,失当则俗;静得适度则雅,过度则僵。我认为,文斌目前要在雅俗共赏上进一步掘进。文斌在增加动的外观和静的内蕴时,紧紧把握住传统的“唯观神采”这个精髓,同时重视用强烈的造型意识增加现代感,追求(形)万变不离其宗(神)的艺术效果。动感与静气在创作中常常表现为一种气度和风范。文斌有时在喧闹的环境下创作静雅的作品,更为难得的是,他在书法大赛时,也能静静地创作静气浓郁的作品,这让评委也十分诧异。文斌在全国展、兰亭展入展、获奖的几幅作品,其冲击力大致不是来自表面的火烈,而是来自内在的静雅。
 
三,韵中求法,以法写韵
    文斌学习二王一脉法书,并没有天马行空式地追求散淡和事不关己式地追求恬静,而是应用在书法学习过程中养成的院校风格的技术分析法,用显微的方式解剖每一个笔画、每一个字组、每一篇法帖,从作品中发现笔墨,从笔墨中感觉韵致,从韵致中找出规律,从规律中提炼法度,用法度来调谐笔墨,用笔墨来构建作品。所以,他笔下的晋韵、宋意,乃至唐草狂风,都是用法的元素表现出来的,是合“程式”的。
    我认为,他下一步的努力方向,也是在合程式的大框架内,力争运用更多的书法元素,使这些元素在组合的方式和效果上,既合乎书法艺术创作规律,又合乎大众的书法欣赏口胃,久而久之,自然会显示出自家特征。细部日臻完美,并把它们按美的规律来组合,总体自然会独具特色。如果能在较深的层次上合乎中华民族的社会规范和精神脉博,并以合乎时代特征的面貌出现,就会把自家特征放大并刻划得更深刻,引得当世或后世关注。这依赖于全面精深的书法素养和文化素养,需要一生的理论上的清醒和实践上的努力。他的另一个努力方向,就是在理论上要有建树,创作研究两条腿走路,争取“走一步,两脚印”的良性互动。书法创作一时的灵感来源于茫浑的感觉,而灵感的频繁持久有赖于缜密的理性把握。他目前正在读书法硕士学位,如果能从此继续强化理论素养和能力,就有可能在大多数书法家的短处飙长出自己异乎寻常的长处。书法研习到他目前的境地,技法上和其他佼佼者都差不多,一时的名气大小、成名早晚常常在机会的不期而遇上,而真正的距离往往在理论攀登的拾级而上上。
 
四,师笔羡刀,集古谋新
    文斌目前处在“师笔不师刀”的阶段。他觉得他对历史上帖学大家的融会、对二王不同风格的名帖的融合,都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程度。清朝两个书法大家曾发生过“你哪一笔是古人的”与“你哪一笔是自己的”的互问。其实,笔笔是古人和笔笔是自己,都是书法学习过程中的不同阶段。更多的人都在走先笔笔是古人、后笔笔是自己的道路,文斌在二王道路上也在走这条道。品读他的成功作品,会感到这个字型在二王的这个手札中出现过,那个笔法在二王那个字中出现过,基本上做到了字字有来历,笔笔有根据。让人兴奋的是,他能把不同帖中的字,不同字中的笔,甚至不同法帖中的不同格调,比较和谐地运用到他的一幅作品中。在他看来,至少在他,唯集古方能创新。因此,他的行书在集晋、宋、元之古,草书在集晋、唐、宋之古。集古,似乎应分三个层次,一是集笔法、字型,每一笔包含哪些笔法内容,每个字如何造型,这是微观的内容;二是集章法、墨法,这是宏观的内容;三是努力集气息、格调,这是形而上的内容。一般书家,能达到微观上的集古,就是对学习书法有了比较不错的基础,基本上能创作可以称之为书法的作品了;如果能做到宏观上的集古,就是对书法技巧有了相当的掌握,基本上能比较自如地创作有一定艺术品味的作品了;如果能做到形而上的集古,就是对书法艺术有了相当的理解,基本上能相当自在地创作艺术精品了。笔下集古,是转益多师,路很长很曲折;腕底化合,才是真正的创新,路更长更曲折。对笔墨进行有意味的组合,让尺幅充满诗情画意,是长期的修炼。诗情即书法之抒情艺术本质,画意即书法之造型艺术外观,合起来就是艺术吸引力。笔即笔法,墨即墨法,组合即章法。三法要恰如其分,互相生发,入此境已属不易;三法之上还要以“有意味”来统领,方能进入“意生尘外,怪生笔端”(刘熙载《艺概·文论》语)之境。此境,何其诱人也!入此境,又何其难也!既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更唯慧心独具者得之。
    文斌的书法面貌,总体粗看,比较单调,基本上都是二王风格的行书和晋唐风格的草书;总体细看,相当丰富,二王法帖中的笔法基本都能找到。这是文斌日前遇到的单调与丰富的矛盾,需要认真加以解决。
 

相关热词搜索:山阴道上 梁文斌

上一篇:笔蘸鉴湖水 腕挟二王风
下一篇:兰亭写意精神与梁文斌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