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析美文 > 正文

写意,书法的最佳状态
2016-07-21 16:10: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的书法是一门很抽象的艺术,书法家仅仅凭借颜色单一的线条以文字为载体,在一个“法”里面极尽可能地做着不“违法”的技术活动,通过技术把情绪、审美、性情以及人的本性抒发出来。
写意,书法的最佳状态
 
----梁文斌书法我见
 
齐玉新
 
     中国的书法是一门很抽象的艺术,书法家仅仅凭借颜色单一的线条以文字为载体,在一个“法”里面极尽可能地做着不“违法”的技术活动,通过技术把情绪、审美、性情以及人的本性抒发出来。古人说的“技近乎道”其实也就是书写者需要通过技术层面来变现精神层面的东西,而精神则是书法的风格,风格会因为每个书写者对生命的感受和世界的认知不同而不同。作为欣赏者而言,书法的好坏其实是对书法风格的认同与否,这其实也是对作品所表现的苍茫、雄强、秀美、文雅、率意、潇洒、平静等气质的认同,而书法的风格又会受到时代大格局的影响被深深的打上时代的烙印。
     秦篆、汉隶、魏晋的行草书、唐代的楷书等书体其实也是文字在特定时代衍化中被整个时代的审美所要求的。自唐以后,真、草、隶、篆、行五体完备,书写技术也达到了顶峰,后世各个朝代的书法家们都穷其一生的精力对巅峰的技术不断的进行着攀登。魏晋到明末,帖学占据了中国书法发展的主导脉络,乾嘉时代碑学的兴起在某种程度上割裂了帖学的传承,直到近二十年,当代书法才又一次开始了开始了对传统帖学书法的复兴,书法的展览模式也繁荣了对魏晋书风的继承和发扬。如果说,六十年代书法家是第一批跋涉者,那么七十年代书法家们才是得天独厚的帖学复苏的真正推动者和继承者。他们有着前所未有的的史料资源、有着六零后的探索成果可供借鉴、有着学院正规教育的背景、有着现代的传媒平台和信息共享优势。在七零后的书法家中,具有帖学传统地域优势的梁文斌是一位凭借着自己的实力,通过多次在国展中摘金夺银遴选出来的佼佼者。
    当代帖学书法的复兴,很多人在一定程度上因为偏执于取法二王父子的书法,孜孜以求某一墨迹中某些具有特点性的笔画,而走向了精雕细琢的刻板之路。在这一点上,显然梁文斌是聪明的,也是有性格的。从他的行草书作品中看得出,他对于二王书法的学习,已经扩展到魏晋书法的庞大体系中去了。虽然,二王书法是魏晋时期的代表,但其同时代的很多书法家传世作品中,依然有着和王二书法不一样的优秀元素和时代审美特质,梁文斌的作品中既有二王典型的用笔特征,同时又有很多从《阁贴》中汲取的元素,这就让他的创作手法更加具有多样性和广度,他的技术特征是属于整个魏晋时代的而不是拘泥于某一家之法。当代人走帖学的道路,很容易受书法展览机制的约束和限制,追逐视觉冲击力而片面地去夸张、强化古人的某些笔画和用笔特征,籍此强化作品的视觉张力。这又往往让创作走向两个方面……一是过于锤炼线条质量而让线条形状更加精致,这似乎就有点工艺化的趋向,一个书法家的情绪、思想都被自己打磨得失去了激情;还有就是一味谄媚展览评委的审美口味而主动放弃自我主动接受公式化的创作技法。面对梁文斌的作品,我却能够感觉到他内心的激情,他没有亦步亦趋的集古字或者照搬古人的创作手法,而是在深入继承古人经典技术和创作精神的同时,在创作中融入了更多自己的想法或者精神。他的魏晋味儿行草书偶尔用长线来调节作品的章法,其实这是在用长线来调整作品整体章法空间。学二王书法的很容易字体外形变化不大,如此便有“碎”的弊病,作品章法容易处理的很“平”,而大胆使用长线甚至在一件作品中再次、多次使用长线,不仅是作者的魄力和胆识,而且也是作者有足够的空间掌控能力才能做到的,这也是作者情绪自由烂漫的一种抒发,是创作时不可抑止的情感自然流露。虽然,梁文斌是江南人,但是在他文质彬彬的情怀中,野逸、豪放的性情在创作中的流露是十分难得的,也正是其人内心的气质,才让他的创作与当代诸多走帖学一路作者拉开了距离,我想,这也是他作品多次打动评委的原因吧。一个艺术家的创作,只有打动了欣赏者,才会引起共鸣,也只有如此,他的创作才是具有情感的、真实的、鲜活的、唯一的甚至不可复制的创作,这样的作品才有意义。
    前些时候,见了一些梁文斌的行草书大字,我很喜欢!他的大字写的线条很雄厚,用笔扎实有力,每个笔画都很简朴,没有那种刻意卖弄技术的痕迹,结体端庄稳重而不追求险绝的造型,这种写法似乎清末和民国的时候很多名家题写匾额的手法。古人写书法,一直到明代末期才有大字,明以前字都不大。相比较而言,我个人以为大字最难写,不仅仅是技术难度的问题,其实字写大了,工具的要求,尤其是用笔的技术完全和小字不一样,而且还需要用笔上删繁就简,否则过于繁复讲求细节的话,结构空间便会窘迫,大字无论是线条的形状还是结构的空间经营上,都要体现一种气魄,大字那种宏大的气场梁文斌做到了,同时他又表现出了一种朴实的气象,这尤其难得。创作,能够做到删繁就简和复归平正,不以险绝夺人眼目,追求耐人寻味的赏读这很重要。处于一个快餐时代的书法,能够让人慢下来品读、品玩,让书法的魅力由内及外的的渗透和发散,没有强大的内心和自信是不敢这么做的,梁文斌敢这么写,写得这么淡定和朴实无华,这也是他心态的淡定和与众不同,他的大字体现了一种正大气象。
    从见到梁文斌的作品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想,他为什么和很多人的作品不同?这并不是他宗法魏晋,又旁涉隋唐乃至宋代诸家的结果,如果单纯地以为他融合了历史上各个时代名家的技法那就陷入了俗套和技术的窠臼。我觉得,他的不与人同还是源自他的性情和理念。他的行草书创作,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着一种“写意”性,当他超越了技术对他的束缚之后,他内心的性情就会通过笔端不可抑止的流淌和宣泄,我想这也是他“任其发展”的结果。书法,本身就是一门超越了实用性之后的抒情艺术,而写意就已经超越了“写实”的技术层面,“形”最终也是“意”的基础和外壳。当一个书法家,在某种真实的情绪支配下,拿起毛笔信手挥洒而不拘泥于任何羁绊的时候,那种写意的状态是多么的美妙,一件作品也是作者内心的真实写照。相比起那些为创作而创作的作品,这种“写意”的状态也弥足珍贵。
    这几年,梁文斌在北京胡抗美先生身边读完了博士学位,不仅在学术上得到了升华,而且与名家朝夕相处所接收的大气息以及北方雄强的书风都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当一个书法家摒弃了某些外界名利对他的制约之后,就会进入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创作期,这样他就会完全进入一个自由创作的状态,也正是这样,他的笔底才会更自由、更自在、更精彩。写到这里,我对梁文斌未来几年的创作不由期待起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深入“形势”—梁文斌作品集序
下一篇:最后一页